綠色和平承認在海南盜竊科研水稻種
  華農教授博文稱,4月中旬3名綠色和平組織人員非法進入陵水水稻基地試驗田,試圖盜竊種子被當場抓獲
  百度詞條
  綠色和平組織
  綠色和平(Greenpeace)是綠色和平組織的簡稱,屬於一個國際性的非政府組織,以環保工作為主,總部設在荷蘭的阿姆斯特丹。
  5月5日,農業部向全國各轉基因研發單位下發《農業部辦公廳關於嚴防轉基因試驗材料流失的通知》,要求“嚴防轉基因材料遺失和被人惡意擴散,避免我國科研核心機密和種質資源材料被竊取,給國家造成不可輓回的損失”。
  事件起始於一則近日新浪博客的博文。華中農業大學教授嚴建兵在這篇名為《綠色和平人士賴芸在海南夜盜科研單位的水稻材料》的博文中講述,4月中旬,3名來自綠色和平組織的人員非法進入華中農業大學海南陵水水稻基地試驗田,試圖盜竊種子且被當場抓獲。
  多名專家認為,不管綠色和平組織的初衷怎樣,未經許可闖入對方科研場所獲取對方科研資料本身就是不正當行為。據中國科學報
  綠色和平竊取的種子
  被破壞的基地現場嚴建兵供圖
  A
  作為國際知名的非政府組織(NGO),綠色和平的行為一向不乏爭議,例如對於轉基因食品的強烈質疑。這一次,因為被指控偷竊科研種子,綠色和平再度成為輿論的熱點。
  4月下旬,經過新浪博客實名認證的嚴建兵發表的一篇名為《綠色和平人士賴芸在海南夜盜科研單位的水稻材料》的博文稱:4月11日晚9點多,綠色和平組織賴芸等一行3人潛入華中農業大學海南陵水水稻基地,偷竊水稻材料,被基地師生當場抓獲。
  當天下午5時:
  2陌生人來打聽其他基地情況
  據嚴建兵描述,事發當天下午5點鐘,該基地附近來了一男一女兩個陌生人,向工作人員打聽武漢大學基地的情況。當時,科研人員並沒有太在意,還熱情地幫他們指路。
  當晚9時40分:
  3人被抓,身上搜出種子和葉片
  晚上9點40分左右,基地看門的賴師傅發現,有人在試驗田偷竊材料。這時,科研人員衝出基地,抓到的正是下午的一男一女。“兩個人從我們的田埂上來,遠處還有一個人在把風。女的把偷到的材料藏在衣服裡面,非常明顯。”基地主管張慶路老師說。基地工作人員發現了三包B5紙張大小的自封袋,裡面裝有種子和葉片。
  3人供述:“我們是綠色和平組織的,怎麼地吧!”
  嚴建兵說,一開始,這3人拒絕透露其所屬單位。但在工作人員一再逼問下,對方纔表示:“我們是綠色和平組織的,怎麼地吧!”經過查看其中一名男子的身份證明,基地工作人員發現,該男子名叫賴芸,系綠色和平中國資深項目主任。
  B
  綠色和平承認曾入基地, 自稱“暗訪調查”
  嚴建兵發佈博文後,當事人賴芸與其所屬的綠色和平組織先後在微博上進行了回應。
  其中,綠色和平組織聲稱,該組織的確存在派人前往水稻基地採取行動的情況,但前提是水稻育種基地本身存在問題。微博中,該組織將獲取水稻稻葉和稻穗的行為稱作“暗訪調查”。
  值得註意的是,嚴建兵在博文中指出,綠色和平組織一行人“從我們田埂上上來”,而綠色和平組織則稱“並沒有進入圍牆”。最後在網友幾度質疑下,他們才承認,其人員確實在育種基地內“取樣”,並表示這是“調查需要”。
  記者於近日和綠色和平食品與農業項目主任王婧取得了聯繫。王婧向記者坦承,當天進入基地的3名工作人員的確屬於綠色和平組織,並且賴芸也確在其中。
  王婧介紹,其實,綠色和平的工作人員走訪了海南的數個基地,均未發現有轉基因水稻流出的現象,且由於這些基地管理比較嚴格,工作人員也沒有找到進入基地的機會。
  偷盜行為被髮現後,涉事雙方開始交涉。
  “雙方可能有一些言語上的衝突,但我們的工作人員一直非常剋制。”王婧強調,經過和現場同事包括賴芸本人核實,他們並沒有說過“我是綠色和平的,怎麼地吧”等類似的話。她認為,對方(華中農大)把這些信息放到網上是對綠色和平的一種誣衊,並覺得“沒必要再去深究”。
  C
  教授:綠色和平行為是竊取國家科研機密
  嚴建兵堅持認為,綠色和平的行為是在竊取國家科研機密,破壞了科研試驗,可能延緩試驗進程;而如果竊取的種子是轉基因的,則違反了轉基因安全管理條例,完全可能導致轉基因的非正常流失。他向記者表示,華中農大南繁育種基地確實承擔著轉基因的實驗材料,但都是合法的試驗行為。
  綠色和平:在一些污染面前,應該直接宣戰
  而對於嚴建兵的再三強調,王婧則有不同的看法。“綠色和平的一個核心理念是非暴力直接行動。”王婧說,在一些污染面前,只說話不足以帶來改變,應該直接宣戰。“在這次採樣事件中,如果他們認為我們逾越了法律的界限,他們可以用法律來說話,但是不應該進行一些惡意的揣測。”
  澳研究員:毀壞、剽竊科研樣品屬“違法行為”
  澳大利亞卧龍崗大學研究員喻海良認為,綠色和平此次行為尚未達到“侵犯(華中農業大學)科研成果”的級別,然而,毀壞、剽竊科研樣品同樣屬於“違法行為”。“‘調查取證’屬於特殊職業的行為範疇,如警察、記者,我不確定綠色和平組織成員是否可以算作特殊職業人員。”喻海良對綠色和平調查的合法性提出了質疑。
  D
  專家強調:我國對本土物種資料保護滯後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儘管專家對綠色和平的行為是否得當仍存在爭議,但他們均強調,該事件反映了我國對本土物種資料保護的滯後。
  作為“中國優良種子的搖籃”,南繁利用海南島南部典型的熱帶氣候條件,承載著各省份育種以及農業科研的重任。50多年來,全國選育的農作物新品種70%都經過南繁選育。
  然而,據一名參與南繁育種的科研人員透露,與南繁的重要地位相比,當地的管理仍相對散亂滯後,偷盜種質資源的事情時有發生。據媒體報道,甚至有專業的偷盜團夥假借考察之名“順手牽羊”,讓育種公司和科研機構防不勝防。
  “中國人知識產權保護的意識相對比較薄弱,這次事件就是一個很好的體現。”嚴建兵說。  (原標題:綠色和平承認在海南盜竊科研水稻種)
創作者介紹

b+w filter

wv88wvzmg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